我们的愿景

我们的故事

贝尔金视觉创始人贝尔金(Belkin)教授曾与人合著一篇激光辐射与人体组织相互作用的论文,并与青光眼专家莫迪凯•戈登菲尔德(Mordechai Goldenfeld)博士讨论了该问题。正是在此之后,贝尔金教授看到了机会。

如果开发出一种快速、简便的青光眼激光治疗法,会有何影响?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需要,这种解决方案可以在全球各地由眼科护理人便捷部署和使用,让任何青光眼患者都能获得一线治疗。

目前,药物仍是青光眼一线治疗的主要手段,激光治疗往往是第二选择。然而,采用药物治疗常常难以控制青光眼患者的眼压,最主要的原因往往是患者未遵从医嘱。

眼科医生也在寻找其他治疗办法,避免患者不遵从医嘱的问题。多年以来,多项试验表明,在降低眼压方面,激光至少具有和滴眼液相当的效果。《柳叶刀》杂志曾给出强有力证据。2019年3月,《柳叶刀》杂志刊登了在设计和操作环节皆严密无误的LiGHT试验结果,试验发现,相较于滴眼液,当前的黄金标准青光眼激光(SLT)更加有效地降低了眼压,同时成本更低。

与此同时,亟需实用性强、直达病灶、可及性高的青光眼激光治疗,让每一位眼科医生治疗青光眼无需费劲,就像开滴眼液一样简单。

我们技术的核心创新之处为经巩膜入路:激光光束穿透眼球的外部区域角膜缘,传送到眼球内的目标区域小梁网。使用这种方法,一秒即可完成自动治疗。这种激光疗法简便易行,所有眼科护理人均能操作,使全球的青光眼患者都能获得一线治疗。

贝尔金视觉的想法就此诞生,贝尔金教授随后找到以色列的风投Rad Biomed Accelerator,该公司喜欢这个创意并介绍了贝尔金视觉现任首席执行官黛莉亚(Daria)。碰巧的是,早在黛莉亚还是婴儿时贝尔金教授就认识她——原来她已故的父亲迈克尔•布卢门撒尔(Michael Blumenthal)教授是贝尔金教授多年的导师。用两人的话讲,其他的都是历史。贝尔金视觉公司成立于2013年,由首席执行官黛莉亚•莱曼•布卢门撒尔(Daria Lemann-Blumenthal)掌舵。

About Cookies On This Site

We use cookies to offer you a better experience and analyze site traffic. This website is bas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website or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the use of cookies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policy.

跳至内容